星柠£羽凉

鲲之大,一锅装不下。两个烧烤架。左边孜然,右边微辣。

被同学拉进魔道坑了
她拉了我好多次
后来……
我出不来了

好在你没离开〔一发完结〕

就一点点……



正文


站在桃树下的庞统偷偷地凝望着幸福的云亮二人
突然肩膀被人一拍

是周瑜

周瑜张口问道

“士元,你觉得你做过的自认为最伟大的事是什么?”

庞统看着云亮两人,笑了

“大概就是……帮自己喜欢的人和他喜欢的人在一起吧”

“是吗……如果我说我喜欢你呢?”







好在你还没离开我

关于小甜统

………………
小甜统的文咋地个……
辣么少嘞!😭
尤其是我这个瑜统党……
粮简直不能再少
😭
😭
😭
😭
甄姬姐姐借一下你的台词
悲伤逆流成河


😭😭😭😭😭
这是要自割腿肉吗这是😭


还有关于小甜统改名…………


😭
〔哇哇大哭〕
别安慰我呜哇哇哇😭

天美你不把小甜统的名字改回来
我就……
我就……
我就……


我就打你对象地丑!😭

还有哇!

两年就该这么一点……

等了辣么久!

肿莫阔以!😭😭😭😭

各位甜统粉说四八四!!



😭

归(宁月)中下

站在门外的杨宁使劲敲门

门还是没有开

他等了三天三夜

“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吧……你这是在逼我食言啊……说好了我陪你一辈子的啊……你不是说我不能离开你吗?你怎么把我赶走了呢?”





随后

杨宁自断左臂造了一把剑

其名曰【落月】

果不其然

不久后就听到了端木家掌门端木落月入魔之事


落月大人……

这一天还是来了……

杨宁拼命往从前之处赶去




落月这边

“你们想我入地狱!那我便将我所到之处!皆化为地狱!”

杀!

回过神来,自己已站在横尸遍野的路上

遍地尸体

无处有活人

马上……

你就要来了……

马上……

我就要见到你了……

子诚

杨宁看到这一幕时

不知心里什么滋味

他从不相信

从前那么美好善良的大人

无论他做了什么都处处原谅他的大人……

被逼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当落月转过身来

杨宁更是说不出来的心疼

“大人的眼睛……”

“无碍,子诚……你是自断左臂造的这把剑吗?”

“恩”

“其名曰?”

“【落月】”

“以我之名?”

“无错”

“何意?”

杨宁倒吸一口凉气

总不能说……

自己心悦大人吧

可是现在不告诉他

就没机会了吧……

“杨宁……心悦大人”

落月得逞似的笑笑

“不是说了吗?叫我落月”

见迟迟不开口的杨宁

“罢了……子诚,动手吧”

这一天到达得那么快……

“大人啊啊啊啊啊啊!”

杨宁一剑刺进了落月的胸膛

“呃!”

落月的痛导致了他现在的闷哼

可是他们却在这时都听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不要!杨宁你在做什么!”

寅哲?!

“杨宁你发什么愣!落月快死了!”

杨宁愣着看到身体渐渐倒下的落月

连忙扶着落月

杨宁与寅哲二人早已以泪洗面

“哭什么啊……两个笨蛋……子诚,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当初为什么会收你为徒吗?”

“什么……大人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个!”

“笨蛋……你还记得……你尚且年幼时……救下的九尾白狐吗?”

什……什么……

杨宁仔细回忆起来

确实,他年少时是救过一只九尾白狐

那只白狐似乎有灵性

杨宁说什么他都听得懂

还会回应

可是突发变故

只好离开狐狸,从那以后,杨宁就没回去过

难道它是!

“大人……那只狐狸难道……”

“太好了,你还记得我……我当初在那里等了你整整四个月!你还是没有回来……后来到了端木家,我还是一有一点时间就回去看看,可是你都没来!”

落月带上了一丝哭腔

杨宁看向落月的脸颊

果然是泪水

流了好多泪

自己确实没回去过

还以为它早就走了……

却不知道他一直在等他

落月……对不起……我混蛋!

落月的身体在消散

“别……落月!”

“你刚刚……叫我什么?”

“落月……别走”

“能听到你叫我一声落月……我死而无憾了”

不行!落月你不能死

让我再自私一次……

“落月……一千年后,我等你”







艾玛还是发不完!原谅我不可治愈的懒癌晚期吧😂

归(宁月)中

杨宁惊讶的看着落月的手

“那个……子诚快点,我可不是开玩笑的……”

落月感觉自己没出息

这点小事脸就红成这样……

“可是大人……”

虽然落月转了头了

杨宁还是看到了落月红得滴血的耳朵

大人他……

“哪来那么多废话……呃!”

什么啊现在舔你要告诉我给我个心理准备啊!

此时杨宁……

大人的手……好细腻

不行,怎么能对落月大人产生这种想法?

“大人……这……”

落月却是一脸羞涩

不过很快就过去了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苦涩

自己快要入魔了吧

那也不能连累子诚啊……

杨宁也知道的

他知道落月要入魔的这件事

可是却不知道落月接下来的举动

“子诚,如果真的有那一天的到来……请你务必……杀了我,只有你能做到”

“不行!杨宁绝不可能伤害大人!”

“希望下次见到你,你能做到……”

“大人当初救下杨宁,难道就是为了让杨宁杀了你吗!”

“那一天你会知道的。子诚……与我不同,你是自由的”

“大人!”

落月不由分说

使了一个法术将杨宁和他一起到了前厅

“走啊!”

落月把杨宁推出门外后关上了大门

“无论子诚去到哪里,想去的地方终究只有一个,您的身边……”




关上门后的落月冷眼看向墙角偷看的人,那些人早就跑走不见

“你沾了我的血,日后再见我端木家中人,自得好生相待……便也了了这宿缘”

子诚……

我害怕我入魔起来会把你也杀了

所以……对不起

原谅我的自私吧……我不想你有事









本来想发完的,可是还是懒了……

归(宁月)【短篇】

首先呢,这是给从他们初遇讲起嗯ヽ(○^㉨^)ノ♪

正文开始!

【深夜】

飘雪

明月

这是很美的风景

但是在一个小巷子里的风景却没有那么美

一名男子在雪地里走着

他很好看,紫长发

深紫瞳,丹凤眼,紫衣飘扬

却遍体鳞伤

浑身都是流淌不止的血

走过的路都留下了血迹

“糟糕……这样下去随着血迹走也能找过来……”男子好听的声音在巷子里响起

很小声

伤的那么重能走就不错了……也不能用轻功了

该怎么办?

巷子外传进几个声音

是几个高手

来追杀他的高手

他到底招惹谁了弄来那么多刺客!

“好像在那边”

他们朝巷子望去

杨宁凭着一丝力气朝墙角挪去

可那些人还是发现他了

“杨少侠,对不住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要怪,就去怪那个要杀你的人吧!”

难道我天下第一术师杨宁就要丧身于此吗

罢了,这世间已没什么可留念的了

杨宁慢慢闭上了双眼

“住手”

声音波澜不惊,好似没有任何感情,不过倒是真真的好听

杨宁惊讶的睁开双眼,看向声音来源,不想却被惊艳

那人拥有一双很美的紫瞳,却不像杨宁一般深邃,那是另一种美,是一种淡紫,又不过于太淡,桃花眼;耳边漂浮着紫色的流苏。比起杨宁来长得不算高,但是看得出来他腿长,身材比例好,白衣随风飘荡。只是不知遭受何变故,少年看似比杨宁还要小些,却染了一头白发

虽是白发也是极美的

和雪色一样

及腰的白发也随风飘荡

杨宁不禁感慨

世上怎有如此貌美的男子!

男子的手轻轻一挥,那帮刺客都被弹到……很远的地方

但是看他那样子

只是一挥手的力量

连一成功力都不到

他到底有多强?

那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

果然人不可貌相

他转过头来看向杨宁

这个月来已经有不下二十次追杀了,他们的主子到底想干什么?有什么目的?

不过当落月赶到时都以无人生还

这个小子……

有点能耐

落月仔细端详杨宁的脸

是他!

难怪……

“你叫什么名字?”

杨宁这才反应过来

“多谢您救命之恩!小生杨宁,定当报恩!”

报恩……应该是我才对

不过落月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你要怎么报呢?”

“这……”好像确实,杨宁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你还有去处吗?”

“没有……”

“那……来我家吧!当我的首徒,怎么样?”

“好”

【端木家】

“掌门!带一个陌生人回端木家,这怎么行!万一他有图谋不轨的迹象改怎么办?请少
掌门三思!”

“请掌门三思!”

大众的声音传来,惹得落月很烦

“我意已决,就不会更改。”

【落月的房间】

“大人,我是不是给您添麻烦了?”

“不麻烦”你的事怎么能叫麻烦呢?

“啊对了!”落月突然想起来什么

“我改怎么称呼你?”

“大人叫我杨宁就好”

“我是说……你有什么别人都不叫的称呼吗?”

别人……都不叫的称呼?

“大人可以叫我子诚”

“子诚?真好听,是你的字吗?”

“恩”

“我知道了!那子诚就叫我落月吧”

落月……很熟悉的名字?

“大人……”

落月的眼神似乎变得悲伤起来

“子诚……不愿叫吗?”

“不是的大人……身份不可逾越”

“……没事”

我可以等

不知道知道真相的你,是否还会像儿时一样呢

五年过去了

这五年杨宁无非就是给落月倒倒水啊什么的

也没什么活

杨宁好像喜欢上这个美丽又有些孩子气的大人了

不行……

怎么能对大人产生如此龌蹉的想法!

落月的身子倒是越来越虚了

昨天还跑到雪地里和他扔雪球来着

落月躺在床上

眉头紧锁,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嘴里呼出热气

脸也红红的

杨宁不禁看呆了

不对我在想什么啊!

杨宁用手轻轻附上落月的额头

果不其然

发烧了

杨宁正打算转身去给落月熬药

落月却抓住了他的手腕

“别走……子诚……不要再离开我了,你又打算抛下我吗……”

杨宁一愣,他什么时候抛弃过大人? 

他又向他的大人看去

在说梦话啊……

“我就在这里,陪着你……”落月……

最后两个字杨宁终究没有说出口

“子诚……会陪着落月一辈子吗……”

“当然,大人”

“那就好……你再也不能离开我了……只有你……不能”

不过早上还发烧的落月到了晚上就痊愈了

活蹦乱跳的

“子诚,出去逛逛?”

“大人,夜已深了……”

“那有什么关系嘛!天天被闷在这里都要被闷死了!只有晚上了才能溜出来”

……

大人怎么那么贪玩呢?

普通人在这样的情况下

玩性早就被磨光了

这次出去

还捡到了一只狐狸

是只红狐

杨宁看着这只红狐有着很熟悉的感觉

看着遍体鳞伤的狐狸

“大人!看!快救救它!”

落月转头看向狐狸

怎么受了那么重的伤?

落月费劲心思才救回了这只小狐狸

【回家】

“子诚,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寅时了”

“那便叫它……寅哲吧”


一天落月在照顾寅哲的时候不小心被它咬了一口

杨宁急着正要去给他包扎

落月拉住了他

“唉,这点小伤,舔舔就好了”

落月把受伤的手指朝杨宁伸去

杨宁整个人都愣住了

落月大人……刚刚说什么……

落月撇过脸去

落月脸都红了

笨蛋……这是让你沾到我的血的好办法……

本来想一次性写完的……现在以我的耐力看来一次写不完啊……

凌盈(宁月)21【完结篇】

落月

我忘记你的这一段时间你很痛苦吧

现在,到我去体会那种感觉了……

你的转世

我能不能找到呢?

找到了之后……

我又该怎么办呢?

能陪伴你吗?

不知道……

一切皆是未知数

或许我永远也找不到你

或许找到你了之后我一直陪伴你

甚至找了你了后……

形同陌路




我们会是哪一种结局?

或许我没有猜到?





杨宁又是找了他几千年

毕竟在这茫茫宇宙中

想找到一个人,简直大海捞针





感谢命运,让我又找到了你

这一次的落月

是一个普通人

但是他还能看到杨宁




不知道你今生叫什么名字

杨宁蹲下来

看着如今年满十八的落月

“你好,我叫杨宁,你叫什么名字?”

“呃……我是个孤儿,没有名字……”

孤儿……没有名字吗?

“你长得那么好看,就叫落月吧”

听到杨宁和落月两个名字

落月头痛了一会

杨宁:“你想起什么了吗?”


落月眉头紧缩

“没有,不过……


















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但愿我们有缘再见




――――――――END――――――――

凌盈(宁月)20

“我带你去见他”

杨宁转头,看到一个黑发男子

好像在哪见过?

等等……

他好像是说知道落月在哪吗?!

那他又是落月的什么人

“你知道落月在哪?!”

“恩”

“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你没有办法”

杨宁哑口无言

话说……

“你是谁”

“司徒华”

司徒家?不是一直和端木家作对的吗?能相信他吗?

司徒华看着杨宁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出口解释

“我怎么知道那帮后人怎么搞的,和落月家作对?”

“哦,不是你啊。等等……你刚刚说……落月是……端木家的?!”

“恩,现在是时候告诉你真相了,你随我来,希望你能想起来”





司徒华是用法力把自己和杨宁带到那边去的

毕竟再晚就来不及了啊……


那个地方杨宁去过

但是不多












是端木家的旧祭坛



看着快要散魂的落月,杨宁是痛不欲生


落月的白绫随风飘荡

杨宁第一次看到了落月的眼睛

是非常美的紫瞳

他眼里好像有浩瀚星辰大海

只是另一只眼眶里却是空洞



落月的眼睛……

好熟悉









对了!





杨宁想起来了!




他叫端木落月


是自己生生世世爱着的人

也是自己亲手伤了他

但是那个人太傻了

为了他逆天改命

失去了一只眼睛


现在,又要为他散魂……

散魂后……

可就是真的死了



脑海里浮现出他们曾经的点点滴滴

还有曾经司徒华对落月的玩笑

虽然知道落月喜欢杨宁

司徒华却始终把杨宁当成好兄弟

全然不顾杨宁只是一个门客






自己最终……

亲手杀了他

比起司徒华

我真的……

配不上你

落月……

“杨宁你还傻愣什么!帮我!”

杨宁听到司徒华的怒吼

转过头去

司徒华在干什么?

出神的一瞬间,司徒华都要急疯了!

“杨宁!照顾好落月!”

司徒华在……

用自己的魂魄补落月的魂魄吗

对啊

忘了他可是魂师

只有魂师才能做到这样的事





补全他的魂魄

强行让他转世

活下去